流传于岳西山区的传统大戏——“做平安”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宋必硕
    “做平安”又名“祈平安”,其意思就是祈祷平安,是在明末清初就广泛流传于潜山、岳西、太湖交界地带的民间傩戏,当地人又称此为唱“大戏”,是中国傩戏的姊妹篇,在岳西县的菖蒲镇、五河镇、潜山五庙乡等处至今仍然流传。
    “做平安”多由当地道士主持,全过程共分二十节,即:啟建孤场、洁净井泉、借地压杀、预报天庭、发点猖兵、巡乡谒庙、放烛漂灯、回坛礼告、扦压公文、迎请法水、净坛洁界、申奏天庭、外设坛场、收起猖兵、回坛点烛、酬谢诸神、送真返驾、祭献猖兵、一軫饯送、平安圆场等,每节各有主题,前后衔接,演出全部节目,要三天三夜,在乡村属于一种场面盛大、情节生动、老幼皆宜的节目,是山区民间文化的精粹。
    “做平安”首先要设置布景场地,如要设东猿门、西帅府、凤凰阁、通明殿、御轩门等,这些布景用栀子画整个布局,扎造精致;其次是锣鼓队,有两班;再是饰演五猖的五人,(东方青猖王、南方赤猖王、西方白猖王、北方黑猖王、中方黄猖王),各自手拿马叉,画(开脸)五色脸谱;再就是“叉鸡婆”,穿女式花衣,带头面;再是“甲长”,穿长褂,带礼帽,配眼镜,举着拐杖;还有“地方”,着官服,帽子上有“一方平安”四个字。“做平安”的司仪,即活动主持,多为本地道士,在岳西的菖蒲、潜山的五庙一带,最有名的是道家正一派传人、天柱山王伯元后裔,在清晚期的王鼎元、王学政等。此外,五河云溪寺和尚也会“做平安”。
    “做平安”在清代为“大戏”,农家任何事情都可以“做平安”,如建祠堂、做新房、修谱、过年、过中秋、添小男丁或地方灾荒、人生病等等,官府也鼓励。
“做平安”是菖蒲宋家班的拿手戏之一,由当地有名的王家道士做司仪,说唱由宋家班人参与,要做三天三夜平安法会,共二十节,其中“起五猖”一节,宋家班有大五猖、小五猖,大人小孩同演五猖,耍马叉更是绝活,比其他班社场面更大些,化妆也很讲究,特别是各个角色,如“起五猖”中,宋家班开五色花脸,叉鸡婆、甲长、地方官等等,让人一见就觉得滑稽开心,还有三班锣鼓,胡琴、唢呐、放三缨枪等伴奏助兴,场面非常热闹。宋家班每年都要送“平安戏”到潜山县到安庆府,还有地方绅士接请演出,县里和府里还会给些银两做为奖励补助。据说民国时期,宋家班送戏到田头时,时任国民党岳西县财政局长蒋柱峰还送了一套锣鼓响给班社,其中大锣要两个人抬着打。
    而菖蒲港河的宋家班自清代以来,“做平安”更是其拿好好戏,如“起五猖”一节,其一个班组中便有大小五猖各五个,每次活动均会请王道士主持,最多时使用五套锣鼓,场面很大,深受当地百姓欢迎。
“做平安”二十套节目,节节精彩。涉及到的民间艺术种类较多,如弹腔、道腔、黄梅调、鼓乐、纸扎、乡村美食制作等等,是大型的民间综合曲目。在清中晚期,“做平安”各个角色唱的多是弹腔、道腔,到民国时期,也有唱高腔、黄梅调的。“做平安”各节内容紧扣当地地理和人文特点,词曲精彩,令人叫绝。如开始“啟建孤场”时,叉鸡婆唱:
“南山松柏叠叠高,
山苑沧海浪滔滔,
东海龙王来进宝,
西方王母献蟠桃”,
“地方”唱:
“春多吉庆夏安宁,
秋免三灾冬福生,
平安二字当堂挂,
洋洋瑞气霭门庭”。
    再如结合现实生活中,菖蒲人出山时,竹排自宋家班所在地铺头湾开始,走水路,经过上港河、菖蒲河、撞锺河、水吼河岭、野人寨、梅城西河、石牌、安庆、大通,直到扬州,故在“一軫饯送”中,饯疫和瘟,福果圆成,在扎纸船、划船、将瘟疫送到扬州等情节中,宋家班男女对唱,其唱词便十分切合实际生活,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。其唱词如下:
“船头大哥慢筛锣,
一篙撑到撞锺河,
撞锺河不要等,
一篙撑到水吼岭,
水吼岭不要碍,
一篙撑到野人寨,
野人寨不要停,
一篙撑到西河门,
西河水平慢慢来
一篙撑下到石牌
(到石牌后停歇吃饭,说“白”,如说些诙谐、骂笑社会丑恶之事)
酒足饭饱一路进,
一篙撑达到安庆,
安庆码头闹哄哄,
一篙撑船到大通,
大通风平浪悠悠,
一篙撑进到扬州(到扬州后又说“白”,如说扬州,唱扬州,扬州美景不胜数……)”,
最后还有十送,民间小词祝愿更是精美:
一送老者多福寿,
二送少者福添丁,
三送学生登金榜,
四送姑娘嫁福门
五送六畜多兴旺,
六送五谷保丰登,
七送七星长照应,
八送八节保太平,
九送九州多吉庆,
十送在会尽沾恩……
    随着科学知识和普及和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反对封建迷信活动,现在已极少看到“做平安”活动,而其整套仪式也少有人知。好在家学渊源,目前王学政之孙王义先还基本能够将此“大戏”完整传承。
 


热门推荐